Head

華江三美


萬華,又稱艋舺,位於大漢溪與新店溪匯流處,下至淡水河,清康熙年間就有大批移民來到此地經商貿易,華江濕地自然形成重要港口,人文薈萃,歷史悠久。根據台北市文獻委員會資料,快速發展的城鎮,卻也滋生各種社會問題,流氓、流鶯與流浪漢成為萬華的「三流」負擔。但是,大自然也默默地在華江濕地孕育美麗新世界,給萬華帶來禾草芋蘭、球翅螽斯、小水鴨等號稱「華江三美」的自然生命力。

我們希望以大自然開闊意象,展現華江初冬之三美生態戀情。透過艋舺的前世今生,了解我們差點視而不見的自然環境惡化問題,進而正視全球氣候暖化對生態以及人類社會的影響。並藉由喚起市民體認人與自然共生共存的事實,從守護華江溼地雁鴨生存空間的行動開始,培育居民對自然環境的親近與愛護美徳,努力扭轉河川水流的環境狀態。

小水鴨公母3 - 吳春傳攝於華江雁鴨公園
球翅螽蟖 - 謝堂樹攝於華江公園
禾草芋蘭 - 黃錦雲攝於華江公園

華江的嬌客 - 來自西伯利亞的大遷徙- 小水鴨

「華江三美」由來自西伯利亞的小水鴨引領風騷,在蘆葦草隨風飄動的華江濕地,仿若隱約可見之詩經《秦風》的伊人「在水一方」,引人遐思。

華江小水鴨遷移5500KM路徑 (陳岳輝)

2008年繫放小水鴨80428遷移路線

4月18日 浙江杭州灣
4月30日 北韓南埔
5月1日 北韓清津
5月10日 中俄韓邊界 - 圖門江附近
5月27日 中俄邊界 - 興凱湖
6月2日 中國黑龍江省撫遠
6月3日 俄羅斯青年城
6月5日 俄羅斯土庫爾,臨鄂霍次克海
6月7日 俄羅斯鄂霍次克
6月18日 俄羅斯科力馬河流域
6月18日 ~ 10月6日 俄羅斯科里姆斯卡雅 - 濕原

共遷移約5506公里

2009年5月訊號短暫出現後永久消失。(2020/10/1 陳岳輝)

2015/06/11 台江國家公園管理處與台南大學合作進行研究黑面琵鷺伴生鳥種,利用衛星追蹤發報器繫放二隻冬候鳥,其中一隻小水鴨日前飛抵俄羅斯境內黑龍江口停留,另一隻反嘴鴴則飛抵中國山東黃河口。

(自由時報)

台管處利用衛星追蹤發報器繫放的小水鴨
吳春傳 - 攝於華江公園,綠頭鴨與花嘴鴨
陳岳輝 - 攝於華江雁鴨公園
陳岳輝 - 攝於華江公園

南下台北市華江溼地度冬的小水鴨,曾經有高達萬隻的動人紀錄,也有逐漸式微的傳聞。

現況到底如何?讓台北市華江溼地守護聯盟顧問陳岳輝君的近20年來紀錄告訴大家。僅選擇每年中小水鴨數目最多的那一次作為當年小水鴨數量代表。

以2004年為例,二月份小水鴨7,500隻,四月至九月完全沒有小水鴨。由數量圖可以看出:近20年來,2004年(7,500隻)和2007年(7023隻)的雙尖峰值以後,小水鴨數量一路下滑,2011年以後更只剩下不到500隻,華江溼地的陸化影響實在令人擔心。


其他鳥類

蒼鷺食魚

吳春傳攝於華江公園

綠頭鴨、蒼鷺

李咸亨攝於華江公園

中白鷺

陳岳輝攝於華江公園

禾草芋蘭

劉明昇攝於華江濕地

禾草芋蘭 (Eulophia graminea Lindley),種名graminea,意指「禾葉狀的」,乃描述其葉片型態,因而得名。

其為地生習性的台灣原生蘭,分布於山區開闊地或海岸沙灘,是少數可以生長在鹽分很高的海邊沙灘的蘭花。具有假球莖,葉片淡綠,狀似禾草,花期主要在夏季。

禾草芋蘭對環境的抗性佳,喜愛日照充足的地方,其花序優雅,適合種在庭園或發展為盆栽植物。

由於禾草芋蘭不易被分辨,尤其是冬季地上部枯萎期間,假球莖常隨著沙石、土石散布到台灣各個工程建地。

再見禾草芋蘭是在台北市的一個小公園與人行道交界處,假球莖努力地撐開柏油路面,爭取燦爛陽光及生存的空間,依然開花抽葉,其強韌的生命力展露無遺。

(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)


華江野花園

還有.....
雀榕,
不一樣的榕樹,不綠更美,
給自己鋪一張地毯,
黃黃的不憂鬱的溫柔。

雀榕 - 李咸亨攝於華江公園
線柱蘭 - 劉明昇攝於華江公園
綬草 - 劉明昇攝於華江公園/南區人工草地
紫背草 - 劉明昇攝於華江公園
藍豬耳 - 李咸亨攝於華江公園

球翅螽蟴

球翅螽蟴 - 謝堂樹攝於華江雁鴨公園

體長約40mm,大型,身體褐色,頭部上方至前胸背板有一條黑褐色寬型縱帶,雄蟲前翅寬廣,隆起呈瓜瓢狀,兩翅癒合,翅脈如網葉,鼓膜聽器明顯。
雌蟲前翅短而窄,腹部外露,具細長產卵管,前腳脛節黑色,具排刺,雌蟲翅膀與其他螽蟴無異,前翅沒有癒合。螽蟖因為牠的聲音像古時候紡織機所發出的聲音,所以又稱「紡織娘」。

本屬2種,分類於棘腳螽屬,本屬主要特徵是前翅脛節具排刺,本種分布於平地至低海拔山區,常見於海岸防風林,屬於夜行性昆蟲。
球翅螽蟴 (Hexacentrus fuscipes Matsumura and Shiraki) 雖然早在1908年即被發表,但因其相當稀有,臺灣本島之正式紀錄只有4筆,故曾被認為是一種謎樣且可能已經絕滅的昆蟲,而列名在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出版的「臺灣應已消失或瀕危的物種解說手冊」中。

2006年,生態攝影者葉國政先生再度於花蓮馬太鞍發現其蹤跡後,不僅讓這種小昆蟲上了蘋果日報和自由時報新聞,也開始引起許多民眾的注意,新的分布地點也陸續地被發現。


其他昆蟲

姬蜂

李咸亨攝於華江公園

青銅金龜

謝堂樹攝於華江公園